上海驿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语言文字:信息化时代的国家“硬实力”——专访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

  • 作者:驿创信息
  • 来源:驿创信息
  • 发布时间:2010-3-27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伟/北京报道
  最近,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李宇明司长和商务印书馆的老总王涛在筹划一件事情——设立“中国语言奖”,由商务印书馆斥资成立基金会,每年评选一次,奖励那些把语言和语言知识转化为生产力和经济产品的人。
  “我想,第一个可以得奖的是王选院士和他的团队。激光照排技术让中国出版印刷业告别‘铅与火’,走进‘光与电’;第二个就是104岁的周有光先生,《汉语拼音方案》的主要创制人之一,我们民族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汉语拼音起了很大的作用;第三个得奖的,应该是解决了人机自动翻译的人,这一问题的解决,使我们不用再承受外语学习带来的巨大压力,只培养优秀的外语人才就可以了,不需要全民学外语了。”李宇明司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筹划设立中国语言奖的初衷,是希望大家每年关注一次语言文字学的国家使命和对国家的贡献,鼓励语言学家从书斋里走出来,鼓励科学家能够创造性地解决语言问题。
  信息化时代,作为中华文明重要载体和组成部分的语言资源,应该如何进行传承、保护?我国的语言文字信息化处于何种发展阶段?应该如何对语言资源进行开发、利用?就此相关问题,《中国经济周刊》对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进行了专访。以下为记者整理的采访实录。
  语言资源也是生产力
  人类信息大约80%是以语言文字为载体的。信息化时代,人类的语言文字传播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新时代,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进行信息的收集、加工和交换,成为人类生活的必需。国家信息化的主战场应当在语言文字的信息化。
  目前,我国的语言文字信息化还处于起步阶段——文字信息化阶段。计算机可以没有智力,只要把每个字和相对应的符号进行比对就可以了。但人类希望计算机有智能,能够理解语言,能进行真正的语言处理。这就涉及到计算机对词汇、语法、语义、篇章的掌握。计算机能够处理一种语言还不够,还需要能够处理多种语言,实现语言的自动翻译。我们目前还远没有达到这种水平。自动翻译是未来人工智能的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方向,它将是人类克服语言障碍的一个极具魅力的领域。比如在工业领域,有大量的技术参数需要翻译,而这些工业数据在语言上一般都较为规则,人工翻译耗时耗力,也容易出错。如果有机器做自动翻译,或者再加上人工校助,会非常有成效。语言文字信息化工作,当前要推进的就是从文字信息化阶段进入语言信息化阶段。
  信息化时代,我们应该有新的理念——语言资源理念。过去,人们一直把语言当问题当麻烦来看待,方言不通,就推广普通话;中外交流不通,就搞外语教育。百多年来,我们为了解决语言问题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仅有语言问题理念是不够的。和语言问题理念不同,语言资源理念把语言看做造福于社会和国家的一种资源,像水资源、森林资源、土地资源、矿产资源一样,去保护、开发、利用,去获取“语言红利”。
  过去,我们基本上是把语言文字看做一种文化现象。信息化时代,语言及其知识开始成为工业标准,成为信息化高新技术的基础,进入了生产力的范畴。它和国家安全、经济发展、信息化发展和高新科技发展息息相关,成为我们在国际竞争中非常重要的一种竞争力。利用得好,就会成为国家的“硬实力”。正因为我们有独特的语言资源,才使得我们民族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起来,才有了联想、方正、汉王、四通等高新企业,才能和其他发达的信息化国家有一争,有一比。
  语言经济红利巨大
  信息化的发展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语言产业、语言职业和语言经济。比如联想、方正、汉王等,都可以看做是语言产业,它们处理的都是语言文字问题,它们的加工对象是语言文字和语言文字所负载的信息。语言产业需要专门的人才,于是社会上就出现了很多新兴的职业,叫语言职业。比如速录师,是2003年我国新承认的一个语言职业,这看似很小,其实是一场伟大的变革。速录师可以让你的讲话迅速在网上传播,可以让重要会议的发言迅速汇总,进行分析研究,变成纪要、简报,并有条理地、漂亮地传播出去;它对司法进程的推进也非常巨大,法院的书记员采用速录后,庭审记录的速度、完整性和真实性都有了极大的改善,增加了司法的公正和透明。当然,现在还有好多新兴的语言职业,比如语言工程师、语言广告师、语言治疗师等,还没有被当做一个正式职业来培育。
  语言文字的信息传递所带来的经济效益非常巨大。如果有经济学家进行研究,说不准就可以建立语言经济学。我相信,语言给国家带来的红利,应该在前十名之内。
  在计算机键盘方面,汉字当年遇到的困难极大。因为计算机的通用键盘是为字母文字设计的,我们的汉字成千上万,如何解决中文输入、字库开发和屏幕显示等问题,我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看到了中国气势。
  当然,整个语言文字作为信息化的资源向前发展,道路更崎岖,竞争更激烈。如果我们不能采取有效措施,仍然会输给别人。
  比如手机数字化键盘输入。手机在中国这么普及,除了科技进步、经济发展之外,汉语在手机屏幕显示和数字化键盘输入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第一,汉语语音结构有优势,声韵母结构在数字键盘上的输入效率非常高。比如输入“S”,计算机马上知道“S”是声母,因为它的前面不会出现别的音素,而它的后面只能出现开口呼和合口呼两类韵母;但“S”在英语中,其前后都可能出现许多音素,计算机处理起来远没有汉语快捷。当然汉字除音码外,还有许多高效的形码输入法和形音码输入法。第二,同样的手机屏幕,汉字的信息量远比英文信息量要大。汉字之间不需要空格,还有大量的单音节词可以节省字数。但遗憾的是,数字键盘汉字输入法的知识产权,多数都在外国厂商手里。这对我们的信息安全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是很不利的,也是不公平的。这些输入法多数应该是中国人设计的,但被外国厂商买走了。据说我们每买一部手机,仅输入法就要付给外国厂商好几块钱。中国约有6亿部手机,而且两三年就要更换一次。我们不能失去数字键盘为中华民族提供的天然良机。
  语言文字信息化的困局
  首先,从学术上看,我们的教育制度不适合语言信息产业和信息科学的发展,文理分家太严重。信息技术需要文理工结合。谁在做信息技术?学计算机的,学数学的,学物理的,他们从高中就开始把兴趣放在了理科。解决语言文字问题,语言文字学家多数不懂信息化,计算机专家很难把握语言文字的微妙。为什么我们迟迟停留在文字信息化阶段,进入不了语言信息化阶段,原因之一是我们的人才结构不合理,人才的知识结构不合理。
  其次,从科研管理来看,我们仍然是文理分家的管理体制。经费投入也是人文科研管理部门管文科,科学技术管理部门管理科,中间缺少沟通,重复建设时有发生。这种文管文、理管理的科研管理体制,也不适应语言信息化的发展。
  第三,在行政管理上,语言文字的事情有好多部门都有职责。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民委、工信部、国家标准委、外交部等都在管。我们缺乏一个能够把语言文字工作(包括语言文字信息化工作)沟通起来的总的机制,政出多门,人人都须管,人人都在管,人人管不了。
  清朝的洋务运动提出“以夷制夷”的口号。现在外国公司特别是一些信息产业的公司,也在“以华制华”,利用中国人的发明创造来赚中国人的钱,来与中国企业竞争。当然,一方面应当感谢这些公司,它们创造了大量的中国语言文字信息化成果,促进了中国信息化的水平。但是核心技术永远掌握在外国公司手里,必然不是好事情。中国的语言信息化问题,最终要靠中国人自己解决。
  第四,在法律层面,我们缺乏对高新技术,特别是信息化产业的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滞后。出版法也好,其他法也好,基本上是对以纸媒出版物和传统工业为基础的保护。计算机字库的知识产权问题,语料库的知识产权问题,输入法的知识产权问题,怎么保护?这一领域的法律,不是想制定就能制定出来的,必须专门研究,知识结构要能够适应,国际上的情况要熟悉,还要了解中国,还要知道信息科学进步需要怎么做。这种法律的制定对全世界都是新事物。

  方正这次打官司,其实是在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不只是讲给老百姓,也在讲给我们政府,讲给执权柄者。故事的中心思想是我国信息产业的发展问题。

Copyright 2006 上海驿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